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文章

高原上的森吉梅朵

时间:2015-07-01    点击: 次    来源:三峡生活知识网    作者:三峡生活知识网 - 小 + 大

第一次知道森吉梅朵是在4月公司的一个例会上,忽然有人提到这所学校,有人说这是一个活佛起的名字。当时大家都说过什么我已经忘记,只是会后,我关掉QQ关掉那些八卦的浏览网页,认真地开始在网上寻找森吉梅朵。
从这个时候发现,森吉梅朵真的不是一个新名字,在网上已经很少能找到和她相关的最新贴子,在2006年的时候这个名字在网上的点击率居高不下,那些旧的、陈年的网贴里我完整的了解了森吉梅朵的所有和那个创办森吉梅朵学校的女子。
她是北京人,是画家,在德国生活过两年,高挑美丽,一个很时尚很自由的女子。她从小喜欢只身出去旅行,高中的时候一个人骑车去了内蒙,八十年代当交通还很不便利的时候就独自多次穿行于西藏各个角落。遇到无人区的地方她就步行,在牧民家里留宿;甚至于现在,在许多很少被外人知道的地方都还流传着曾有一个汉族女子独自走过的故事。
许多次在藏区她没有了食物,就找到寺庙里,她盘算着出家人慈悲为怀总不会拒绝。然后许多出家师父就会跟她讲,你应该是要出家的;她总是不以为意,直接回应道“我只是来弄点吃的,并不想出家”,出家有什么好啊?又清苦,又拘束。10年过去,直到有一天,她还是在西藏,出家的念头在她心里升起了,然后就再也挥之不去,她清醒地知道如果不出家就痛苦得没法活下去。然后她到寺里问师父,“出家后还能不能喝咖啡?”师父想了想说,好像戒律里没有不允许喝咖啡啊。于是她就落了发。在西藏出家修行,许多苦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后来她下山,想到以前走过的地方有许多孤儿没有人看管,就决定要建一所学校把这些孩子都领过来,给他们读书,照顾他们生活。想到就做了,也没什么计划,就像她的旅行。然而其间的艰辛,我想没有亲身经历过是很难体会的。网上对她的介绍很少,只知道,她写过一本书,印刷了二千册卖得的所有钱全部用作这所学校的建设,别的信息就再也没有了,尽管我寻找了又寻找,也仅仅是这么多。
我添加了学校首页上联系人的QQ,很不错,几个小时之后,我就得到了她的回复。我一边认真看刚刚收到的电子版校刊,一边偷偷地发给几个要好的朋友。孩子们很可爱,那些志愿者的故事很打动人,我看得心里一阵一阵的酸痛。然而真正打动我的森吉梅朵建校之初她写过的一封求助信,其中有一段这样写着:
我的目标是:孩子们可以吃饱;有衣服穿;可以上学。对于世代生活在西藏偏远山区的绝大部分家庭来说,这目标是种奢侈。
我要为孩子们建所学校,免费吃、住、学习。
我们需要校舍,教师,教材,医药,被褥,我们想给每个孩子找到捐助者,一个孩子一个月180块钱。但如果你想帮助别人但没有很多钱,寄来几只铅笔,我们会十分感谢。我曾经见到一个九岁的男孩坐在屋顶哭了两个小时,原因是他没钱买一支铅笔。这世上好人很多,每个人帮一点,孩子们就可以上学。
学校预计给学生的费用,180元/月,我真的很担心不够用。每年假期接送甘孜州那边的孩子,或者仅仅是招生时要把他们从不通公路的山里接出来。类似这样的费用都要从平时的预算里节省出来。还有我最担心的医疗储备……我到现在还没什么好主意,真的好担心啊。另外柴火钱,除了做饭,我想让学生冬天在教室上课暖和一点,也想他们保持干净卫生。电钱,最基本的粮,菜,油,教师员工工资,教学用具,开学要做床铺,锅碗瓢盆的……谁知道呢。所以开始就打着节省的方法,能有捐助的,省一点是一点。
    我的理想就是让66个孤儿或者单亲,极度贫困的孩子能自立。学到文化知识,做人的德行,并有一技之长,如医科和绘画(唐卡)和翻译,将来能自食其力,并把卫生常识,环保知识,和自己的医科技能带回去,把一些很简单的小病解决,每个村子有两三个这样的孩子就能带动整个村子的改变。
2006年9月,森吉梅朵学校建成之后,孩子们陆续过来,她和志愿者给那些孩子洗澡,她说,得买香皂把他们洗干净。需要一百块舒服佳,正品,不是这儿卖的搓不出沫儿的假东西。而且需要一拨一拨入校。先到一拨洗干净了,住下了,再来另一拨。否则,一下子都到了,只是洗澡都洗不及了。
有一个小女孩几乎从来没有洗过头发,她给小女孩洗澡,用了一整块舒肤佳都没有洗干净。一共洗了7次才洗干净。而且头发里还发现密密麻麻的寄生虫卵。没有办法,只好把孩子的头发都剃了。她一边剪掉那些头发一边流泪,特别让人心疼。
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子,6岁。没名字,没户口,没有父母陪着长大。6 岁这一天,很好的太阳,爷爷送着来到了森吉梅朵学校。和每个刚来的孩子一样,死都不肯洗澡。不过,终于洗了。换上新衣服,新鞋子!她忙着低头看鞋,却忘记爷爷就快离开。爷爷没说什么,眼里满是舍不得,耳朵、眼神都不大灵了,孩子不来这上学,过两年自己更老了怎么办呢?学校的老师给了一只小布狗,来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有一只的。这是难得的属于他们自己的玩具,赶紧搂进怀,再也不撒手。大卓玛一直帮她换鞋、穿衣、梳头。小卓玛抱着她:"小妹妹,小妹妹。"爷爷走了。当天晚上,开始想家,哭,最大的加菲猫给她抱,还是哭。
第二天,整天哭。活佛给起了名字:贡觉梅朵。晚上篝火晚会,放烟花咯咯笑。
第三天,继续哭,听见学校大门开了,冲过去要回家。韦栋老师上课说:"我们欢迎新同学梅朵——"点点小脑袋说:"明天回去哦!" 她说长大要当老师。她画的拇指大的小人和小花,她写的aaaaa 、ooooo 、eeee ,很好看。
我还看到一个10岁的小孩子问,“老师,云是可以捉到的吗?”“老师,我在山脚下家里,有时看云很低,就跑去捉它,云就跑到山上去了。我跑到山上去捉他,它又跑掉了。”
“老师,云跑得时候是这样一点点,好像没动,一会儿就跑掉了。”那么聪明可爱的孩子如果没有钱上学,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


我在看过很多贴子之后,就看到了她曾经写的这样的一段话:昨晚到的昆明,输液到12点,之前虽然也一直病着,但是因为事多一直忍着。早晨去办事,上午,中午还都试了一下网络,没有问题。本想到诊疗所打个针就回。去的半路上开始下雨,穿了个布鞋一趟水脚湿得冰凉。到诊所已经发烧,口腔炎症又引起来,真是疼晕了,跟嘴里含了块炭似的。立刻就倒下了,输液躺到7点……那样简短的文字,那样的艰难,让人心痛,也许在曾经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然而,这个女子就那么一点点地支持了下来。当我知道她和她的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学校创立三年之后,她已经能很美丽地坐在一群孩子中间,笑容纯净,眉目之间都是和善。像一个从来不曾食过人间烟火的天使,然而我却清楚地知道,曾经她是个多么时尚前卫的一个人,那一刻,我的眼泪是怎么也忍不住的,哗哗地流下来……


那天下班回家,我就和丫头整理她家中的几个零钱的盒子,以及那些能给孩子们用的东西,统统打包。那个周末,我和丫头把那些毛巾洗衣粉和书从快捷货运上一件件地拉下来,,再一件件地搬进邮局,这些东西并不值什么钱,就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学习用品和一些书,书主要是丫头贡献的,有她不再需要的课本,也有她最喜欢的《军事百科》、《海洋百科》,以及那些有趣的寓言故事。我们要把它寄到森吉梅朵去,我想,那些东西大大小小,孩子们总是需要的。
那天,我和丫头一直从邮局走了回去,五站路,我们走了35分钟,平常我们偶尔需要走完这段距离的时候,即使不打出租也会坐公交,两块钱就到了家门口,就像专线一样。今天,丫头很乖,一路没有要钱买东西,也没有喊累。
晚上她把自己不穿的冬天的衣服又整理出了一些,整整齐齐地叠好装进那个大的黑色塑胶袋里。她睡了一会儿,又从她的被子里钻出来爬到我的床上,说,妈妈,你能把那些森吉梅朵的校刊给我一份吗?我想在我们班进行筹集,我们年龄差不多,我想应该能找到一些不错的冬天穿的衣服。你知道,我们很多同学都穿名牌,他们的衣服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我知道她说的是对的,然后起身把手里仅存的那一份校刊给从书柜里找出来给她。虽然丫头的个子不太高,但是,她是班里的班长,组织能力比较强,我相信她能在同班同学中找到适合那些孩子穿的衣服,即使只有一件,也是她的努力。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森吉梅朵,有更多的人心中能开出美丽的花朵。
看着她拿着森吉梅朵的校刊跑回房装进书包,又重新跳上自己的小床,我有一些感动,这个娇气的小姑娘真的是长大了,不仅知道节俭,还知道怎么用自己有限的能力去帮肋一些需要帮助的孩子。
现在,我经常在QQ上给好友发森吉梅朵的电子版的校刊,对她们说,我们可不可以一起去帮一群孩子。她们说,好呀,我很乐意呀。有一些人问我,你认识那个创办桑吉梅朵学校的人吗?我笑,不认识。是真的不认识,为什么一定要认识呢?只要我们在做同一件事,即使陌生也亦不是天涯。
我和很多朋友一样,不管是对那个创办森吉梅朵的女子,还是对那些可爱的孩子,我们一如既往地陌生着。然而,每个人都心甘情愿地接受她的善举,愿意为她那一把火加一些薪柴。大家从来没有人没有加过她的QQ或者MSN,不管在网上还是在生活里,一如既往的陌生着,然而,我们,一直都是她的FANS,一些默默存在的FANS,我依然会对身边的朋友说,我们,一起去帮一些孩子吧,那些森吉梅朵的孩子!在这些朋友里,有很多是有很久都没有说话或者联系的朋友。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一样觉得大家的心离得那么近。


其实,我们和她最初的想法一样,并没有什么什么太远大的目标,只想让那些贫穷的孩子可以经常洗洗澡,可以接受10年的教育,可以让他们从森吉梅朵出来,有一项自己的生存技能,只想,不让一个九岁的小男孩为了一支铅笔在屋顶上哭两个小时……那样的事,我不能接受,我想我的朋友一样不能接受,比起那些身体力行在那里认真教授孩子们学习的志愿者,我们做得着实不多,但是,我们都在让自己的朋友,自己朋友的朋友,那些更多更多的人知道,那些更多更多的人来帮助和支持他们。
很多时候越是想把一件事描述的尽善尽美,却总发现那总无法描绘。只能默默地传出那些孩子们快乐的、渴望的照片,然后开始计划着,期盼着尽些力。还有好多好多的情节与感动,都迟钝地讲不出。我只是想让更多人了解,即使仅仅是了解,也算作是一份圆满。

上一篇:炒凉粉的阿庆嫂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浙ICP备14019221号  |   QQ:240123459  |  地址:湖北宜昌  |  电话:240123459  |   1,本站上的全部文章和知识(资料)都是来之网络复制,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QQ:240123459,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望谅解!谢谢! 2,提醒您:本站上中草药/偏方来源于网络,使用前请遵医嘱。 3,打造三峡生活文化知识第一社区-旅游 生活服务指南 百科常识 家有妙招 百事通 健康小知识-让您的生活更健康! 4,手机使用技巧和知识-手机铃声下载|搞笑铃声|免费爆笑铃声|手机常识。 5,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切妙招/窍门,便民查询,宜昌三峡特色,生活中草药偏方。 7,周公解梦-只是个人的意见,不当真!
Copyright © 2018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3xsh.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